• 《冰與火之歌(10-12):群鴉的盛宴》喬治·R·R·馬丁

    編輯:千味書屋 來源: 九零文學網 時間: 2018-05-09 09:05:39 閱讀: 985次
    《冰與火之歌(10-12):群鴉的盛宴》喬治·R·R·馬丁

    基本信息

    書名:《冰與火之歌(10-12):群鴉的盛宴》
    叢書名冰與火之歌
    作者喬治·R·R·馬丁
    屈暢(譯者),胡紹晏(譯者)
    出版社重慶出版社
    出版時間:第1版(2012年9月1日)
    頁數:928頁
    語種:簡體中文
    開本:32
    ISBN:9787229056667
    ASIN:B0095NCEDO
    版權:重慶出版集團

    編輯推薦

    危機再臨,暗影崛起!紅顏禍水妖后亂朝,尸山血海群鴉盛宴?!侗c火之歌》是當今歐美最著名的奇幻作家喬治·馬丁的代表作,累計在全球銷量超過千萬,讀者過億。整個系列沒有塑造任何英雄,所有人物都是普普通通,努力嘗試去把握自己命運的人類,讓我們看到在冰與火這片混亂之下,依然有不變的人性在苦苦的掙扎,任由他們自由而真實的碰撞。書中采用了視點人物寫作手法,每章內容均以某特定的視覺人物的角度出發,敘述一段內容,在下一章換為另一視覺人物,這更像是一出電影而非小說,讓人身臨其境沉迷不能自拔。



    作者簡介

    喬治 R.R 馬丁,美國著名奇幻文學作家,出于生于一九四八年,二十七歲以小說《萊安娜之歌》摘下象征幻想小說最高成就的雨果獎。此后他不僅在文學上獲獎連連,更曾在好萊塢擔任編劇長達十年之久。至今,他已獲四次雨果獎兩次星云獎,一次世界奇幻文學獎,十一次軌跡獎。

    目錄

    冰與火之歌·群鴉的盛宴(上)
    冰與火之歌·群鴉的盛宴(中)
    冰與火之歌·群鴉的盛宴(下)

    經典語錄及文摘

    煉金術士應該到了呀?!難道這是個殘酷的玩笑?還是那人出了事?這并非頭一回好運在佩特身上變霉運了。他曾經沾沾自喜,因為被選中幫年邁的沃格雷夫博士管理烏鴉,但他做夢也沒想到,自己還得給博士做飯、打掃,每天早晨幫他穿衣服。人人都說,關于烏鴉的知識,沃格雷夫忘記的比其他學士知道的還多,佩特據此以為自己至少有望獲得一個黑鐵鏈條,結果發現沃格雷夫根本沒辦法傳授任何東西。老人仍頂著博士頭銜完全出于禮節。不錯,他曾經很偉大,現在卻連用長袍遮掩臟污的內衣都做不到,半年前,幾個助理學士發現他在圖書館哭泣,因為找不到回房的路。如今葛曼學士代替了他坐在黑鐵面具下,這個葛曼曾指控佩特偷竊。
    河邊的蘋果樹上,一只夜鶯開始歌唱,對于終日聽慣了烏鴉的刺耳尖叫和無盡聒噪的佩特而言,算得上是天籟之音。白鴉們知道他的名字,無論何時,只要看見他,就會彼此嘀咕叫嚷,“佩特,佩特,佩特,”直到他想尖叫。這些大白鳥是沃格雷夫博士的驕傲,沃格雷夫死后想讓它們把自己吃掉,佩特懷疑它們也打算吃了他。
    或許是烈性蘋果酒作祟——其實他來這里并非為了喝酒,是正好遇上拉蕾薩請客,以慶賀獲得銅鏈條,由于罪惡感,他不覺喝多了些——在他耳中,夜鶯仿佛在興奮地高歌:黑鐵換黃金,黑鐵換黃金,黑鐵換黃金。真奇怪,這正是當晚蘿希安排他跟陌生人會面時對方說的話?!澳闶钦l?”佩特追問。那人答道,“我是煉金你可以付之一笑,但四艘船上操四種不同語言的槳手講述同一個故事……”
    “不是同一個故事,”阿曼堅持?!皝喯牡凝?,魁爾斯的龍,彌林的龍,多斯拉克的龍,解放奴隸的龍……故事的版本不一樣?!?br/>“只有細節不同?!蹦m德喝醉之后變得更加執拗,清醒時他已經夠頑固了?!肮适吕锩娑加旋?,還有一個年輕美麗的女王?!?br/>佩特只關心金龍。他琢磨著煉金術士。這是第三天。他說過會回來的。
    “你腳邊有一只蘋果,”拉蕾薩朝莫蘭德喊,“我箭囊里還有兩支箭?!?br/>“你的箭囊見鬼去吧?!蹦m德抄起掉落的果子?!吧x了,”他抱怨,但還是扔了出去。蘋果開始下墜時,被箭支逮個正著,干凈利落地劈成兩半。其中一半掉在塔頂,然后滾到下面較低的屋檐,彈落至阿曼身邊一尺遠處?!鞍讶湎x切成兩半,它會變成兩條蟲子,”助理學士教導他們。
    “蘋果也能這樣就好了,天底下便沒人會餓肚子,”拉蕾薩帶著慣常的微笑說?!八狗铱怂埂笨偸敲鎺⑿?,仿佛知道什么隱秘的玩笑,這讓他看起來有點不懷好意,尤其是他還長著尖下巴、尖鼻子、尖額頭和一頭烏黑濃密的短鬈發。
    拉蕾薩將成為學士。他在學城才呆一年,卻已鑄就了頸鏈的三個鏈條。阿曼的鏈條雖多,但每一個都要花費一年工夫,然而最終,他也會成為學士。魯尼和莫蘭德仍是光脖子的學徒,可魯尼還小,而莫蘭德喜好飲酒勝于閱讀。
    至于佩特……
    他在學城已有五年,從西境過來時不過十三歲,歲月匆匆,脖子卻仍跟初來乍到時一樣光溜溜的。他兩度相信自己作好了準備。睛是瑪瑙色。
    “從來沒有一條龍會長三個腦袋,除了盾牌和旗幟上的紋章,”助理學士阿曼堅稱,“那充其量只是圖案而已。況且,坦格利安家的人都死光了?!?br/>“沒有死光,”拉蕾薩道,“乞丐王的妹妹還活著?!?br/>“她不是腦袋在墻上撞碎了嗎?”魯尼說。
    “不對,”拉蕾薩說,“你說的是雷加王子之子伊耿,他被蘭尼斯特獅子手下的勇士殺害。我講的是雷加的妹妹,龍石島陷落前出生在那里,名曰丹妮莉絲?!?br/>“‘風暴降生’!我想起來了?!蹦m德高舉酒杯,剩余的蘋果酒飛濺出來?!盀樗杀?!”他一飲而盡,“砰”的一聲將空杯子砸在桌上,打了個嗝,用手背抹抹嘴?!疤}希在哪兒?讓我們為合法的女王再喝一輪,怎么樣?”
    助理學士阿曼面色驚恐:“小聲點,蠢貨,這種事開不得玩笑。隔墻有耳啊,到處都有八爪蜘蛛的眼線?!?br/>“噢,尿褲子了,阿曼?行了,我只是建議咱們多喝杯酒,又不是要起兵造反?!?br/>有人咯咯竊笑,接著,一個輕柔狡猾的聲音從佩特身后傳來?!拔揖椭滥闶莻€叛徒,青蛙?!薄皯腥恕崩飱W由搖晃的古舊木板橋走過來。他一身綠金條紋的綢緞上衣,黑絲披肩在肩頭由一朵玉雕玫瑰別住,衣襟前染滿酒漬,由顏色判斷,是深紅色的酒。一縷淺金頭發懸垂下來,遮住了一只眼睛。
    莫蘭德看到他就怒發沖冠?!安倌隳棠痰?。滾一邊去。這里不歡迎你?!崩偎_伸出一只手按住他胳膊,讓他冷靜,阿曼則皺起眉頭,“里奧大人,據我所知,您不是被學城禁足,還要待上……”
    “……三天?!薄皯腥恕崩飱W聳聳肩,“佩雷斯坦說世界已有學城蒙羞?!?br/>“真的?那你就快快請我喝杯酒,或許能替我掩蓋羞恥?!?br/>莫蘭德道:“我要把你的舌頭拔出來?!?br/>“呵呵,那我怎么告訴你龍的事情呢?”里奧又聳聳肩?!半s種說得對,‘瘋王’的女兒還活著,而且她自己孵出來三條龍?!?br/>“三條?”魯尼驚訝地應道。
    里奧拍拍他的手?!按笥诙?,小于四。我要是你,可不會嘗試金鏈條的測試?!?br/>“你別欺負他?!蹦m德警告。
    “多仗義的青蛙啊。好吧,我告訴你,如今只要是航行經過魁爾斯一百里格之內的船,船上的人都在談論龍。有人甚至會告訴你,他們見過真龍?!Х◣煛瘍A向于相信這些說法?!?br/>阿曼不以為然地努努嘴?!榜R爾溫不可靠。佩雷斯坦博士從不理會他?!?br/>“萊安博士也這么認為?!濒斈嵴f。
    里奧打個哈欠?!昂V杏兴?,太陽很熱,欄中寵物討厭看門狗?!?br/>他給每個人都取了外號,佩特心想,但他無法否認,馬爾溫確實更像看門犬,不像學士。他仿佛隨時隨地都在嗅聞,做好咬人的準備?!澳Х◣煛备渌麑W士不同。人們說他同妓女及雇傭巫師為伍,用對方的母語與長毛的伊班人和黑如瀝青的盛夏群島人交談,還在舊鎮碼頭邊外國水手的小神廟里祭奉古怪的神祗。有人在下城中見過他,他會在貧民窟和黑妓院里與戲子、歌手、傭兵,甚至乞丐廝混,還有人悄悄傳言,他赤手空拳殺過人。
    馬爾溫在遙遠的東方待了八年,以繪制地圖,搜尋失落的書籍,拜訪男巫和縛影士,返回舊鎮之后,“酸醋”維林給他取了個綽號“魔法師馬爾溫”,令其極為惱火的是,這一綽號不脛而走,課。玻璃蠟燭代表真理和學識,珍貴、美麗而又脆弱。蠟燭的形狀提醒我們,無論在何處服務,學士都必須放射光明,驅散愚昧;蠟燭鋒利的邊緣告誡我們,知識也有危險的一面,博學之士亦會因智慧而自負,身為學士,定要始終保持謙卑;最后,玻璃蠟燭還讓我們謹記,在立誓之前,在戴上頸鏈之前,在供職之前,于黑暗中度過的漫漫長夜,謹記自己無論如何也無法點燃那支蠟燭……一個人縱然滿腹學識,卻也并非無所不能?!?br/>“懶人”里奧放聲大笑,“你是說你辦不到吧。我可是親眼看見那支蠟燭燃燒的?!?br/>“你確實見過燃燒的蠟燭,我不懷疑,”阿曼莊嚴地說,“大概是黑蠟蠟燭吧?!?br/>“我看到什么自己很清楚。那支蠟燭發出的光線古怪又明亮,比蜂蠟或牛油蠟燭明亮得多。它投射出奇特的影子,而且從不閃爍,即使有風從敞開的門里吹進來?!?br/>阿曼抱起雙臂:“得了吧,黑曜石是不能燃燒的?!?br/>“龍晶,”佩特說,“老百姓稱之為龍晶?!辈恢喂?,這一點似乎很重要。
    “正是,”被稱為“斯芬克斯”的拉蕾薩沉吟道,“假如真龍再度現世……”
    “龍,還有更黑暗的事物,”里奧說,“灰衣綿羊們閉上眼睛,看門犬卻發現了真相。古老的力量已然蘇醒,陰影蠢蠢欲動。奇跡與恐怖的年代即將來臨,這也是諸神與英雄的紀元?!彼靷€懶腰,露出慵懶的微笑?!耙牢铱?,這值得咱們再喝一輪?!?br/>“我們喝得夠多了,”阿曼說,“而且不管怎么說,天快亮了。今天早晨安布羅斯博士要講解尿液的特性,想鑄造銀鏈條,就不能錯過他的講座?!?br/>“我不會阻止你們去品嘗尿的味道,”里奧說,“至于我嘛,小蘿希呢?”
    “在睡覺,”佩特簡潔地說。
    “我敢說肯定是一絲不掛?!崩飱W咧嘴笑道,“你認為她真值一枚金龍?總有一天,我會親自找出答案?!?br/>佩特沒有回答。
    里奧也不需要他答腔:“等我破了那丫頭的身,她的價位會跌到連豬倌都付得起的地步。到時候,你可要好好感謝我唷?!?br/>我要宰了你,佩特心想,但他沒醉到枉送性命的地步。眾所周知,里奧受過訓,擅使刺客短劍和匕首。退一步講,即使佩特能殺他,也意味著自己腦袋不保。佩特有名無姓,里奧卻兩者皆備,他的姓氏是“提利爾”——其父乃舊鎮守備隊司令莫林.提利爾爵士,其表兄更是貴為高庭公爵兼南境守護的梅斯.提利爾,而舊鎮的主人,“舊鎮老翁”參天塔的雷頓伯爵的諸多頭銜中便包括“學城守護者”,他也是宣誓效力提利爾家族的封臣。算了,忍一時之氣吧,佩特告訴自己,反正他說這些不過是想傷害我。
    東方的霧氣漸漸散去。天亮了,佩特意識到,天亮了,煉金術士卻沒有來。他不知該哭還是該笑。把東西放回去,不教人知道,我還算是小偷嗎?這又是一個他無法回答的問題,跟安布羅斯和維林問過的那些問題一樣。
    他從板凳上站起來,烈性蘋果酒一下子全涌上了頭。他不得不一手撐著桌子,以穩住身體?!半x蘿希遠點,”他以此道別,“離她遠點,否則我殺了你?!?br/>里奧·提利爾撥開眼前的頭發?!拔也桓i倌決斗。走開?!?/p>

    書友評論及讀后感

    [讀后感]看完權利的游戲,回頭再看本書有種不一樣的閱讀感受,電視劇通常只能了解故事梗概,而看了本書,能夠更加了解人物的內心想法

    [節奏又一次被拉慢了]馬丁大爺的惡趣味,第三部剛剛加快的節奏驟然變得風平浪靜,群鴉的盛宴就是在說血色婚禮之后暗流涌動的七大王國……主角們集體下線

    [群鴉盛宴]徽章是葛雷喬伊家族的海怪。書寫的更為宏大,而且關于維斯特洛以外世界的內容更多,布拉佛斯,彌林以及奴隸灣,魁爾斯等地的戲份增加了不少。但是由于pov更多,所以群鴉盛宴遺憾的沒有雪諾和提利昂的視角。但是,對于多出來的pov多少還是感覺有些突兀,像多恩一些人物的視角感覺喧賓奪主,要知道就連北境之王都沒有哪怕一段pov。馬丁老爺子我誠然希望你能速度填坑

    [很喜歡這部小說]情節很吸引人,也很出人意料,讓人欲罷不能,每次到下午都會拿出書來細細的看上兩三章,就著情節帶著自己的感情品味著書中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。

    [章節重復]瑟曦的一章看到一半,卻變成了上章珊莎的后半段,下一章還是瑟曦的,本以為能補完剛剛的,后半段卻又成了山姆威爾的(應該說是這章本來就是山姆的),這兩章讓我看的那是相當不爽,雖然劇情能揣測出來,但這樣的排版錯誤真是太令人失望了。這樣不負責任的態度也太傷讀者的心了吧,看了之前的評論,竟還有人重復收到同一冊的,希望出版社能在書冊的質量上嚴格把關。

    [差勁的校對和質素般般的翻譯]前三卷老實說還行,個別錯別字什么的都能忍 然而到了第四卷,簡直可以用災難來形容 我剛看第四卷(上),前幾個章節幾乎每章都有錯 姓名前后不一致、字錯…簡直可以和盜版書相媲美 舉個例子:詹姥如靈貓般舉手格擋。

    昆山| 洛阳| 十堰| 信阳| 汝州| 江门| 中山| 永康| 台北| 汉中| 大兴安岭| 巴音郭楞| 驻马店| 茂名| 禹州| 韶关| 邢台| 德阳| 三亚| 阿拉善盟| 吕梁| 库尔勒| 浙江杭州| 九江| 海西| 梧州| 湘潭| 克拉玛依| 兴安盟| 营口| 克孜勒苏| 永州| 上饶| 青海西宁| 保亭| 宜都| 天长| 汕头| 佳木斯| 珠海| 宣城| 乌兰察布| 永新| 黄南| 苍南| 玉环| 曲靖| 乐山| 博罗| 昭通| 十堰| 昌吉| 金昌| 台州| 通辽| 建湖| 遂宁| 钦州| 益阳| 枣阳| 铁岭| 武威| 新沂| 南阳| 伊犁| 包头| 荆门| 曲靖| 兴化| 琼中| 铁岭| 浙江杭州| 景德镇| 赵县| 安康| 朝阳| 焦作| 海东| 遵义| 鹤岗| 厦门| 渭南| 柳州| 三明| 抚州| 三亚| 阿勒泰| 邵阳| 单县| 北海| 临汾| 桐城| 宜昌| 自贡| 馆陶| 晋江| 云南昆明| 攀枝花| 黔东南| 韶关| 呼伦贝尔| 新乡| 承德| 海北| 池州| 遵义| 巴彦淖尔市| 嘉峪关| 克孜勒苏| 阿勒泰| 辽源| 玉溪| 招远| 昆山| 白沙| 泰安| 海拉尔| 日喀则| 武威| 汕头| 仁怀| 正定| 柳州| 北海| 朔州| 汕尾| 菏泽| 乳山| 丹阳| 黄石| 新沂| 陕西西安| 建湖| 神农架| 克孜勒苏| 宁波| 泗阳| 禹州| 遂宁| 寿光| 临海| 石河子| 浙江杭州| 宁波| 扬州| 庄河| 庄河| 南阳| 盐城| 金坛| 温州| 武威| 昌吉| 莆田| 山南| 梅州| 湖南长沙| 牡丹江| 宝鸡| 武安| 廊坊| 张掖| 永康| 西藏拉萨| 湛江| 阿克苏| 日土| 岳阳| 定州| 宣城| 嘉兴| 万宁| 安吉| 黔南| 三门峡| 宜都| 嘉善| 洛阳| 三亚| 大理| 宝应县| 甘南| 鹤壁| 张家界| 伊犁| 开封| 伊犁| 新泰| 温州| 松原| 阜新| 三亚| 防城港| 安顺| 姜堰| 运城| 凉山| 惠州| 项城| 阜新| 湘西| 南京| 金坛| 娄底| 偃师| 枣庄| 大同| 吐鲁番| 新余| 阿坝| 燕郊| 新泰| 普洱| 东莞| 大兴安岭| 娄底| 醴陵| 丹阳| 枣阳| 正定| 六安| 海拉尔| 青州| 毕节| 儋州| 垦利| 大丰| 东台| 芜湖| 昭通| 昭通| 阳泉| 新泰| 黄山| 平潭| 乳山| 运城| 广汉| 吉林长春| 任丘| 金坛| 昌吉| 蚌埠| 项城| 湛江| 大连| 宁德| 无锡| 西双版纳| 绍兴| 南充| 双鸭山| 松原| 海宁| 莒县| 保山| 开封| 泗阳| 辽源| 杞县| 海拉尔| 余姚| 遂宁| 陵水| 乌兰察布| 顺德| 浙江杭州| 三亚| 汕尾| 承德| 遵义| 和田| 东方| 吴忠| 廊坊| 临沂| 海西| 牡丹江| 铁岭| 晋中| 昌吉| 喀什| 绥化| 阿拉尔| 鄂州| 东台| 阿拉尔| 汕头| 项城| 宁国| 三河| 亳州| 淮南| 瓦房店| 丽水| 乌兰察布| 常州| 象山| 庄河| 香港香港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