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《隨時的修養》沈從文

    編輯:千味書屋 來源: 九零文學網 時間: 2018-06-02 13:00:57 閱讀: 500次
    《隨時的修養》沈從文

    基本信息

    書名:《隨時的修養》
    外文書名:The cultivation of moving with the season
    作者沈從文
    出版社北京聯合出版公司
    出版時間:第1版(2017年1月1日)
    頁數:1680頁
    語種:簡體中文
    開本:32
    ISBN:9787550293434
    ASIN:B01MRX9S22
    版權:聯合讀創

    編輯推薦

    《隨時的修養系列》精選了八位經久不衰的大家精華作品,內容扎實,讓人受益,是個人修養閱讀的選擇。



    作者簡介

    汪曾祺:
    1 9 2 0 — 1 9 9 7
    江蘇高郵人。
    散文家, 戲劇家。
    代表作: 《 受戒》《黃油烙餅》 《 邂逅集》。

    周作人:
    1 8 8 5 — 1 9 6 7
    原名櫆壽。
    現代散文家、詩人、翻譯家。
    魯迅的二弟。
    代表作: 《木片集》《魯迅的青年時代》等。

    梁實秋:
    1 9 0 3 — 1 9 8 7
    原名梁治華, 號均默, 字實秋。
    畢業于清華大學。
    散文家, 翻譯家。
    一生留下兩千多萬字作品。
    翻譯《莎士比亞全集》。
    代表作: 《 雅舍小品》《 英國文學史》 。

    目錄

    《邊城》
    《匆匆》 
    《得半日之閑,抵十年塵夢》 
    《隨園食單》 
    《萬物靜觀皆自得》 
    《我與我比我第一》 
    《小窗幽記》 
    《雅舍》

    經典語錄及文摘

    雅舍
    其實似家似寄,
    我亦分辨不清。
    到四川來,覺得此地人建造房屋最是經濟?;馃^的磚,常常用來做柱子,孤另另的砌起四根磚柱,上面蓋上一個木頭架子,看上去瘦骨嶙嶙,單薄得可憐;但是頂上鋪了瓦,四面編了竹篦墻,墻上敷了泥灰,遠遠的看過去,沒有人能說不像是座房子。我現在住的“雅舍”正是這樣一座典型的房子。不消說,這房子有磚柱,有竹篦墻,一切特點都應有盡有。講到住房,我的經驗不算少,什么“上支下摘”,“前廊后廈”,“一樓一底”,“三上三下”,“亭子間”,“茆草棚”,“瓊樓玉宇”和“摩天大廈”,各式各樣,我都嘗試過。我不論住在哪里,只要住得稍久,對那房子便發生感情,非不得已我還舍不得搬。這“雅舍”,我初來時僅求其能蔽風雨,并不敢存奢望,現在住了兩個多月,我的好感油然而生。雖然我已漸漸感覺它是并不能蔽風雨,因為有窗而無玻璃,風來則洞若涼亭,有瓦而空隙不少,雨來則滲如滴漏??v然不能蔽風雨,“雅舍”還是自有它的個性。有個性就可愛。
    “雅舍”的位置在半山腰,下距馬路約有七八十層的土階。前面是阡陌螺旋的稻田。再遠望過去是幾抹蔥翠的遠山,旁邊有高粱地,有竹林,有水池,有糞坑,后面是荒僻的榛莽未除的土山坡。若說地點荒涼,則月明之夕,或風雨之日,亦常有客到,大抵好友不嫌路遠,路遠乃見情誼??蛠韯t先爬幾十級的土階,進得屋來仍須上坡,因為屋內地板乃依山勢而鋪,一面高,一面低,坡度甚大,客來無不驚嘆,我則久而安之,每日由書房走到飯廳是上坡,飯后鼓腹而出是下坡,亦不覺有大不便處。
    “雅舍”共是六間,我居其二。篦墻不固,門窗不嚴,故我與鄰人彼此均可互通聲息。鄰人轟飲作樂,咿唔詩章,喁喁細語,以及鼾聲,噴嚏聲,吮湯聲,撕紙聲,脫皮鞋聲,均隨時由門窗戶壁的隙處蕩漾而來,破我岑寂。入夜則鼠子瞰燈,才一合眼,鼠子便自由行動,或搬核桃在地板上順坡而下,或吸燈油而推翻燭臺,或攀援而上帳頂,或在門框桌腳上磨牙,使得人不得安枕。但是對于鼠子,我很慚愧的承認,我“沒有法子”?!皼]有法子”一語是被外國人常常引用著的,以為這話最足代表中國人的懶惰隱忍的態度。其實我的對付鼠子并不懶惰。窗上糊紙,紙一戳就破;門戶關緊,而相鼠有牙,一陣咬便是一個洞洞。試問還有什么法子?洋鬼子住到“雅舍”里,不也是“沒有法子”?比鼠子更騷擾的是蚊子?!把派帷钡奈蔑L之盛,是我前所未見的?!熬畚贸衫住闭嬗衅涫?!每當黃昏時候,滿屋里磕頭碰腦的全是蚊子,又黑又大,骨骼都像是硬的。在別處蚊子早已肅清的時候,在“雅舍”則格外猖獗,來客偶不留心,則兩腿傷處累累隆起如玉蜀黍,但是我仍安之。冬天一到,蚊子自然絕跡,明年夏天——誰知道我還是住在“雅舍”!
    “雅舍”最宜月夜——地勢較高,得月較先??瓷筋^吐月,紅盤乍涌,一霎間,清光四射,天空皎潔,四野無聲,微聞犬吠,坐客無不悄然!舍前有兩株梨樹,等到月升中天,清光從樹間篩灑而下,地上陰影斑斕,此時尤為幽絕。直到興闌人散,歸房就寢,月光仍然逼進窗來,助我凄涼。細雨濛濛之際,“雅舍”亦復有趣。推窗展望,儼然米氏章法,若云若霧,一片彌漫。但若大雨滂沱,我就又惶悚不安了,屋頂濕印到處都有,起初如碗大,俄而擴大如盆,繼則滴水乃不絕,終乃屋頂灰泥突然崩裂,如奇葩初綻,砉然一聲而泥水下注,此刻滿室狼藉,搶救無及。此種經驗,已數見不鮮。
    “雅舍”之陳設,只當得簡樸二字,但灑掃拂拭,不使有纖塵。我非顯要,故名公巨卿之照片不得入我室;我非牙醫,故無博士文憑張掛壁間;我不業理發,故絲織西湖十景以及電影明星之照片亦均不能張我四壁。我有一幾一椅一榻,酣睡寫讀,均已有著,我亦不復他求。但是陳設雖簡,我卻喜歡翻新布置。西人常常譏笑婦人喜歡變更桌椅位置,以為這是婦人天性喜變之一征。誣否且不論,我是喜歡改變的。中國舊式家庭,陳設千篇一律,正廳上是一條案,前面一張八仙桌,一邊一把靠椅,兩旁是兩把靠椅夾一只茶幾。我以為陳設宜求疏落參差之致,最忌排偶?!把派帷彼?,毫無新奇,但一物一事之安排布置俱不從俗。人入我室,即知此是我室。笠翁《閑情偶寄》之所論,正合我意。
    “雅舍”非我所有,我僅是房客之一。但思“天地者萬物之逆旅”,人生本來如寄,我住“雅舍”一日,“雅舍”即一日為我所有。即使此一日亦不能算是我有,至少此一日“雅舍”所能給予之苦辣酸甜,我實躬受親嘗。劉克莊詞:“客里似家家似寄”。我此時此刻卜居“雅舍”,“雅舍”即似我家。其實似家似寄,我亦分辨不清。
    長日無俚,寫作自遣,隨想隨寫,不拘篇章,冠以“雅舍小品”四字,以示寫作所在,且志因緣。 匆匆
    我赤裸裸
    來到這世界,
    轉眼間也將
    赤裸裸的回去罷?
    燕子去了,有再來的時候;楊柳枯了,有再青的時候;桃花謝了,有再開的時候。但是,聰明的,你告訴我,我們的日子為什么一去不復返呢?——是有人偷了他們罷:那是誰?又藏在何處呢?是他們自己逃走了罷:現在又到了哪里呢?
    我不知道他們給了我多少日子;但我的手確乎是漸漸空虛了。在默默里算著,八千多日子已經從我手中溜去;像針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,我的日子滴在時間的流里,沒有聲音,也沒有影子。我不禁頭涔涔而淚潸潸了。
    去的盡管去了,來的盡管來著;去來的中間,又怎樣地匆匆呢?早上我起來的時候,小屋里射進兩三方斜斜的太陽。太陽他有腳啊,輕輕悄悄地挪移了;我也茫茫然跟著旋轉。于是——洗手的時候,日子從水盆里過去;吃飯的時候,日子從飯碗里過去;默默時,便從凝然的雙眼前過去。我覺察他去的匆匆了,伸出手遮挽時,他又從遮挽著的手邊過去,天黑時,我躺在床上,他便伶伶俐俐地從我身上跨過,從我腳邊飛去了。等我睜開眼和太陽再見,這算又溜走了一日。我掩著面嘆息。但是新來的日子的影兒又開始在嘆息里閃過了。
    在逃去如飛的日子里,在千門萬戶的世界里的我能做些什么呢?只有徘徊罷了,只有匆匆罷了;在八千多日的匆匆里,除徘徊外,又剩些什么呢?過去的日子如輕煙,被微風吹散了,如薄霧,被初陽蒸融了;我留著些什么痕跡呢?我何曾留著像游絲樣的痕跡呢?我赤裸裸來到這世界,轉眼間也將赤裸裸的回去罷?但不能平的,為什么偏要白白走這一遭???
    你聰明的,告訴我,我們的日子為什么一去不復返呢?
    航船中的文明
    在黑暗里征服了兩個女人,
    這正是我們的光榮……
    第一次乘夜航船,從紹興府橋到西興渡口。
    紹興到西興本有汽油船,我因急于來杭,又因年來逐逐39于火車輪船之中,也想“回到”航船里,領略先代生活的異樣的趣味;所以不顧親戚們的堅留和勸說(他們說航船里是很苦的),毅然決然的于下午六時左右下了船。有了“物質文明”的汽油船,卻又有“精神文明”的航船,使我們徘徊其間,左右顧而樂之,真是二十世紀中國人的幸福了!
    航船中的乘客大都是小商人;兩個軍弁是例外。滿船沒有一個士大夫;我區區或者可充個數兒,——因為我曾讀過幾年書,又忝為大夫之后——但也是例外之例外!真的,那班士大夫到哪里去了呢?這不消說得,都到了輪船里去了!士大夫雖也擎著大旗擁護精神文明,但千慮不免一失,竟為那物質文明的孫兒,滿身洋油氣的小頑意兒騙得定定的,忍心害理的撇了那老相好。于是航船雖然照常行駛,而光彩已減少許多!這確是一件可以慨嘆的事;而“國粹將亡”的呼聲,似也不是徒然的了。嗚呼,是誰之咎歟?
    既然來到這“精神文明”的航船里,正可將船里的精神文明考察一番,才不虛此一行。但從哪里下手呢?這可有些為難。躊躇之間,恰好來了一個女人?!艺f“來了”,仿佛親眼看見,而孰知不然;我知道她“來了”,是在聽見她尖銳的語音的時候。至于她的面貌,我至今還沒有看見呢。這第一要怪我的近視眼,第二要怪那襲人的暮色,第三要怪——哼——要怪那“男女分坐”的精神文明了。女人坐在前面,男人坐在后面;那女人離我至少有兩丈遠,所以便不可見其臉了。且慢,這樣左怪右怪,“其詞若有憾焉”,你們或者猜想那女人怎樣美呢。而孰知又大大的不然!我也曾“約略的”看來,都是鄉下的黃面婆而已。至于尖銳的語音,那是少年的婦女所常有的,倒也不足為奇。然而這一次,那來了的女人的尖銳的語音竟致勞動區區的執筆者,卻又另有緣故。在那語音里,表示出對于航船里精神文明的抗議;她說,“男人女人都是人!”她要坐到后面來,(因前面太擠,實無他故,合并聲明,)而航船里的“規矩”是不許的。船家攔住她,她仗著她不是姑娘了,便老了臉皮,大著膽子,慢慢的說了那句話。她隨即坐在原處,而“批評家”的議論繁然了。一個船家在船沿上走著,隨便的說,“男人女人都是人,是的,不錯。做秤鉤的也是鐵,做秤錘的也是鐵,做鐵錨的也是鐵,都是鐵呀!”這一段批評大約十分巧妙,說出諸位“批評家”所要說的,于是眾喙都息,這便成了定論。至于那女人,事實上早已坐下了;“孤掌難鳴”,或者她飽飫了諸位“批評家”的宏論,也不要鳴了罷?!笆欠侵摹?,雖然“人皆有之”,而撐船經商者流,對于名教之大防,竟能剖辨得這樣“詳明”,也著實虧他們了。中國畢竟是禮義之邦,文明之古國呀!——我悔不該亂怪那“男女分坐”的精神文明了!
    “禍不單行”,湊巧又來了一個女人。她是帶著男人來的?!?,帶著男人!正是;所以才“禍不單行”呀!——說得滿口好紹興的杭州話,在黑暗里隱隱露著一張白臉;帶著五六分城市氣。船家照他們的“規矩”,要將這一對兒生剌剌的分開;男人不好意思做聲,女的卻搶著說,“我們是‘一堆生’的!”太親熱的字眼,竟在“規規矩矩的”航船里說了!于是船家命令的嚷道:“我們有我們的規矩,不管你‘一堆生’不‘一堆生’的!”大家都微笑了。有的沉吟的說:“一堆生的?”有的驚奇的說:“一‘堆’生的!”有的嘲諷的說:“哼,一堆生的!”在這四面楚歌里,憑你怎樣伶牙俐齒,也只得服從了!“婦者,服也”,這原是她的本行呀。只看她毫不置辯,毫不懊惱,還是若無其事的和人攀談,便知她確乎是“服也”了。這不能不感謝船家和乘客諸公“衛道”之功;而論功行賞,船家尤當首屈一指。嗚呼,可以風矣!
    在黑暗里征服了兩個女人,這正是我們的光榮;而航船中的精神文明,也粲然可見了——于是乎書。

    書友評論及讀后感

    [不錯,可以隨身帶著]文學大家們文字很容易帶動自己的感情隨著他的文字流動,細膩的感情和生動的描寫,很不錯。

    亳州| 玉溪| 五指山| 资阳| 宜都| 丽水| 临汾| 德阳| 双鸭山| 日喀则| 楚雄| 淮安| 白沙| 汕尾| 朔州| 镇江| 郴州| 延安| 江门| 常德| 随州| 张掖| 台北| 武夷山| 铜川| 吉林| 昌都| 铜仁| 绵阳| 六盘水| 徐州| 大同| 景德镇| 绍兴| 芜湖| 伊犁| 灵宝| 双鸭山| 自贡| 长治| 本溪| 鹤壁| 江西南昌| 阿坝| 盘锦| 长垣| 黄冈| 澳门澳门| 信阳| 青海西宁| 香港香港| 和田| 新余| 永新| 瓦房店| 甘南| 渭南| 开封| 池州| 启东| 德宏| 四川成都| 衡阳| 铁岭| 枣庄| 兴安盟| 怒江| 六安| 鹤壁| 岳阳| 贺州| 铁岭| 余姚| 阜阳| 临海| 平潭| 桂林| 遵义| 新余| 定州| 遂宁| 鄂尔多斯| 莱州| 雅安| 新疆乌鲁木齐| 昭通| 长葛| 邵阳| 凉山| 盘锦| 马鞍山| 岳阳| 济宁| 玉树| 阜新| 百色| 永州| 洛阳| 三亚| 三河| 普洱| 吉林| 灌云| 松原| 南阳| 阳泉| 大连| 丹阳| 黔东南| 辽阳| 果洛| 忻州| 阿坝| 开封| 河源| 澄迈| 偃师| 桓台| 涿州| 辽源| 淮安| 张家界| 四川成都| 大兴安岭| 肇庆| 宝应县| 中山| 毕节| 黄山| 阜阳| 云南昆明| 柳州| 丽水| 日喀则| 泰安| 宁国| 伊犁| 菏泽| 莱芜| 亳州| 西双版纳| 和田| 深圳| 本溪| 鹤岗| 诸暨| 万宁| 宁国| 南通| 三门峡| 阜新| 洛阳| 河源| 来宾| 海门| 吕梁| 梅州| 西双版纳| 吐鲁番| 天门| 泰州| 泗洪| 宁波| 海门| 苍南| 镇江| 运城| 任丘| 阜阳| 宁夏银川| 达州| 庄河| 景德镇| 诸城| 秦皇岛| 兴化| 益阳| 晋江| 崇左| 襄阳| 赣州| 贺州| 海丰| 辽宁沈阳| 芜湖| 永州| 昌吉| 玉树| 中卫| 哈密| 常州| 铜陵| 海门| 滨州| 海门| 阿勒泰| 阜阳| 永州| 丹阳| 海西| 潜江| 阳江| 南平| 湖北武汉| 来宾| 赤峰| 晋城| 广元| 东方| 商丘| 宝应县| 海西| 玉树| 天水| 莆田| 琼中| 黔南| 济南| 绥化| 乌兰察布| 绵阳| 南充| 临汾| 泸州| 宝鸡| 建湖| 贵港| 如皋| 白山| 忻州| 和县| 宝应县| 中卫| 景德镇| 高密| 宁波| 临猗| 河池| 百色| 周口| 张家口| 汉中| 海南海口| 桂林| 惠州| 德州| 阿拉尔| 文昌| 山南| 滕州| 阿勒泰| 伊犁| 韶关| 神农架| 长葛| 桓台| 馆陶| 西藏拉萨| 菏泽| 安庆| 佳木斯| 江门| 铁岭| 承德| 吉林长春| 河南郑州| 西藏拉萨| 明港| 山南| 江西南昌| 衡阳| 晋江| 葫芦岛| 晋中| 鹤岗| 赣州| 克孜勒苏| 蓬莱| 义乌| 吉林长春| 山南| 海拉尔| 苍南| 巴音郭楞| 海南| 溧阳| 金华| 渭南| 林芝| 陇南| 汉中| 浙江杭州| 海拉尔| 吉安| 普洱| 扬州| 龙岩| 沧州| 安吉| 眉山|